太平天国名将曾天养:五十多岁参加金田起义,



接下来带你追寻历史上真实的曾天养,探索发生在他们身上的历史故事。

1852年6月,湘军鼻祖江忠源率2000“楚勇”设伏全州蓑衣渡,砍伐树木,制作木桩封锁江面,居高临下炮击太平军。此战,南王冯云山阵亡,数千太平军“老兄弟”血洒湘江,可谓损失惨重。江忠源获胜,展现出“楚勇”之巨大威力,给了曾国藩创办湘军之信心。

经此一战,江忠源名气暴涨,成为咸丰一大红人,升官如同坐直升机。1853年,江忠源担任安徽巡抚,这是湘军集团第一位封疆大吏,比曾国藩早7年。1854年,64岁老将曾天养(封烈王)杀入庐州,江忠源投水自尽而亡。此战,曾天养名气暴涨,成为西征军第一开路先锋。

可惜,64岁老将曾天养,因一时冲动而阵亡沙场,导致两湖太平军全线溃败,西征局势严重恶化。

曾天养(1790年—854年),广西桂平人,太平天国烈王。金田起义时,曾天养61岁,这在晚清已经算是高龄,理应在家养老,带孙子,安享晚年。此外,曾天养家比较富裕,用不着在刀口上讨生活,去干“造反”此等高危工作。也许是冯云山宣传太过给力,曾天养向往人间天国,参加金田起义。

61岁高龄,还能操刀上阵吗?答案是,不但操刀,还是前锋大将,冲杀在第一线,威猛无比,人称“飞将军”,是三国黄忠再世。为何如此凶猛呢?史载:“浓髭长胡,剽悍异常,骁勇善战,富谋略,行踪飘忽不定。”可知,曾天养人高马大,臂力过人,算是老当益壮,故而彪悍。

1853年5月,太平军西征,曾天养为前锋大将,攻破和州、池州、安庆、彭泽、南康,直逼南昌。可惜,统帅赖汉英水平有限,江忠源又善于防守,太平军打了93天毫无所获,被迫撤兵。接着,曾天养率兵返回安庆,准备追随胡以晃征讨庐州,打开进入中原通道,威胁清朝心脏地带。

太平天国名将曾天养:五十多岁参加金田起义,

安庆陷落后,庐州成为清朝安徽省临时首府,作为安徽巡抚的江忠源,守住庐州是责任。如此,老将曾天养再次与江忠源过招,并迫使其投水自尽,拿下了庐州,皖北震动。

攻克庐州后,曾天养率军进入湖北,汇合韦俊军团,在黄州斩杀清军4000余人,湖广总督吴文镕(曾国藩座师)自杀。而后挺进鄂西、北,连克孝感、云梦、德安、随州、安陆、宜昌、枝江,威震敌胆。

接着,曾天养调转兵锋南下,攻破汉口、汉阳,继而挺进湖南,夺取岳州、靖港,长沙告急。在靖港,曾天养联手石祥贞大战湘军,曾国藩两次投水自尽未遂,太平军士气旺盛。

从1854年1月干掉湘军鼻祖江忠源,到4月逼迫曾国藩跳水自尽,曾天养3个月内出尽了风头,成为西征大军顶梁柱。

曾天养进展顺利,但杨秀清用人不当,派从未独当一面的林绍璋西征,且担任前敌主帅。4月中旬,林绍璋在湘潭惨败,主力2万精兵阵亡,仅带4名骑兵逃回岳州,显得非常狼狈。

林绍璋惨败,西征主力损失殆尽,靖港大捷之成果化为虚有。此时,因韦俊、石祥贞调回天京作战,湖南境内可用之兵仅曾天养部4000余人,处境艰难。要知道,仅湘军就17000人,双方力量对比过于悬殊。

8月,湘军短暂休整补充后,曾国藩亲率主力出动,与太平军争夺湘北。其中,罗泽南、塔齐布统领陆军,褚汝航、夏銮、沙镇邦、陈辉龙带水师,来势汹汹。

褚汝航,此时为湘军水师第一悍将,他想夺取首功,于是加快进军速度,首先与曾天养交手。曾天养佯装战败,引诱湘军水师追击,而后利用水文优势,出动轻便战船,焚毁搁浅的湘军大型战舰,褚、夏、陈、沙4大悍将全部被击毙。

太平天国名将曾天养:五十多岁参加金田起义,

曾天养凭借败军之余,斩杀湘军4员水师悍将,着实不简单。但是,湘军兵马众多,水师优势又过于明显,曾天养获胜后也只能放弃岳州,全军退守城陵矶,阻止湘军进犯武昌,确保湖北地基安全。

不巧的是,太平军正在扎营,塔齐布率5000兵马赶来。塔齐布,满洲人,湘军早期第一猛将,湘潭之战,就是他击败林绍璋,2万太平军阵亡。此时,塔齐布又来城陵矶,曾天养怒不可遏。

罗尔纲《太平天国史》中描述,老将曾天养没等湘军列阵,大喊:“塔妖,我来要尔命”,单枪匹马冲入敌阵,直取塔齐布。史载:“挺矛直刺,中塔齐布坐马,抽矛再刺”,相当霸气。

可惜,曾天养年事已高,又用力过猛,不慎跌落马下,湘军纷纷上来围攻,割下他首级,64岁老将就此殒命。可以说,曾天养战死,是一次冲动惩罚,实在不应该。

遭遇塔齐布,曾天养本应组织兵马,列阵迎战,而不是单枪匹马冲入敌阵,逞个人英雄主义。要知道,曾天养是湖南战区最高统帅,也是两湖太平军最能打的悍将,其地位相当重要,岂能轻易冒险呢?

为了报“湘潭惨败”之仇,曾天养不顾主帅身份,单枪匹马找对手“单挑”,不但自己阵亡沙场,被湘军割下首级,还导致极为严重之后果。就是两湖全线溃败,差点毁了西征。

韦俊、石祥贞调回天京,两湖能打的就曾天养。所以,曾天养战死城陵矶,湖南太平军无力抵挡湘军,只能撤回湖北,防守武昌重镇。可惜,武昌守将石凤魁、黄再兴没啥军事能力,手握4万兵马,居然不战而退,拱手让出城池。

如果曾天养不“冲动”而死,由他来防守武昌重镇,凭借武昌坚固城墙,以及4万兵马,湘军岂能轻易得手呢?守住武昌,太平军继续增兵,有望再次杀入湖南,西征就是另外一番景象了。

64岁老将曾天养战死:一次冲动惩罚,两湖太平军溃败,西征局势恶化。所以,冲动是魔鬼,留得青山在 ,不怕没柴烧;主帅不能轻易冒险,要以大局为重。

标签: